胥颖sky

一般会速更嘉金有关的连载,毕竟是心头宝hhh

大家请期待接下来一个月的嘉金nrt文学。

(这个嘉不是语c,是茶茶老师的机器人)

正在筹划all金模仿官方画风的手书,歌曲是《i was king》欢迎会指绘或是板绘的老师参与!

想要参加的老师可以看我置顶加群,答案填写“手书”就好

【all金】反派洗白系统(8)

🌟谢谢@祸害遗千年 宝贝的投喂!


8.

晚餐过后,金便又拉着安迷修去了街上。


少年一方面是真的很想看看这个时空中的夜市是怎样,另一方面则是故意给绝念门的那些人留出好时机去营救格瑞。


这样他就能合情合理地拒绝这个定时炸弹进入绫无教,避免现在的剧情走向和原设定相重合。


绝乐城内的夜市和金故乡中的夜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逛了差不多一刻钟后少年便有些倦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金和安迷修仅能在人群之外远远观望,完全体会不能亲身体会夜游的乐趣。


于是乎,便有了现在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金发少年灵敏地在梁柱之间穿梭,他的身后紧跟着脸色有些凝重的安迷修。


太危险了!


安迷修用余光观察着脚下热闹的街道以及不远处用来勘探城内情况的观望楼,悄然抿起了双唇。


“教主!这样很容易被发现!”


闻言,在月色中宛若一只猎豹般的少年并未减缓速度,他俯身借力从屋瓦上跃起,在璀璨的星空之下转了一圈。


霎那间,少年的黑袍如同翻飞的蝶翼般在风中飘动开来,他飘散在空气中的发丝像是水中轻纱,四周的时间似乎在此时慢了下来。


担忧的话语瞬间停滞在了喉间,安迷修下意识屏住呼吸,他仰着头怔怔地注视着夜幕之下的金色,纯净的碧眸中蓦然闪过一抹惊艳。


一圈之后,金稳稳地落在一处酒楼的檐边,他转头望向安迷修,面颊上已被蒙上了一层晶莹的薄汗,衬得他的肌肤看起来更加白皙细腻。


金随意地挥了挥衣袖,方才的肆意奔跑令他此刻格外愉悦,不自知地露出了几抹笑意。


“你若是再不快点,本座就不等你了。”


“!”安迷修慌忙抬步跃上了金所在的屋顶,两人之间的距离蓦然缩减,少年的目光瞬间跌入了一片璀璨的天蓝色中。


在这一刻,他明显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不正常,心跳也乱了分寸,莫名变得急促起来。


“我们去城外。”好在金现在并没有将注意力过多得放在安迷修的身上,他转身再度奔跑起来,灵活地在高低不平的顶檐之上跳跃着。


“好。”


安迷修下意识动了动喉结,他快速整理好了思绪便紧随金向城门的方向跑去。


夜晚的林间弥漫着一股朦胧的雾气,月色如同零碎的白花,在草坪之间盛开。金快步在灌木丛之间穿梭,林间的清新空气让他愈加愉悦,甚至起了想要拿剑比划一番的冲动。


这个念头刚一萌生,金便迫不及待地转身拦下了身后的安迷修。


“来比试一番。”


“在下肯定不是教主的对手。”


就是要等你前期打不过我先找点自尊心!


“无妨,你……”


少年的话语还未说完,林间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察觉到有人靠近后安迷修瞬间蹙起眉头闪到了金的身侧,他迅速拔剑警惕地冲声源处望去。


“谁在那里。”


“呜……”正在这时,灌木丛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小脑袋,林间的啜泣声蓦然变得清晰起来。


“我,我想回家……”


是个孩子?!


金微微有些讶异地眨了眨蓝眸,他上前几步抑制住自己想要蹲下身安慰面前的小不点的举动,居高临下地观察着对方。


“迷路了吗?”


闻声,正站在灌木丛中小声啜泣的小男孩缓缓扬起脏兮兮的脸颊向金看去,当他看清对方的面容后,先是微微愣了愣,随后突然小跑着上前抱住了金的小腿。


“呜呜……神仙哥哥你能送我回家吗?”


安迷修和金不约而同地愣在原地,片刻后,前者扭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金的神色,只见金下意识睁大了蓝眸,有些不自然地颤了颤睫毛。


“神仙哥哥?”金眨了眨蓝眸,唇悄然勾了起来,“为什么不觉得本座是坏人?”


“因为哥哥长得好好看!”


地上的小团子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闻言,金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这小家伙评定好坏的标准还真草率。


“安迷修,抱他一起走吧。”


“是。”似乎是早已料到了金会这么说,安迷修很自然地将金腿上的小男孩抱了起来。


根据小男孩的描述金和安迷修很快便找到了他的住处,三人刚进门便看见了已经点灯的大厅中有一抹熟悉黑色的身影在不断晃动——之所以说是熟悉,是因为对方身上所穿的黑袍竟是绫无教的教服。


“哥哥!”


刚踏入大门,安迷修牵着的小团子便欢快地迈开步伐向那名绫无教门徒跑了过去,正厅内正愁云满面的三人听到声音后蓦然从凳子上站起,他们的眼眸在这一刻皆亮了起来。


“沫儿!你跑哪去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娘快担心死了!”


那对年迈的夫妇连忙把归家的小团子抱在怀着紧张地上看下看,确认自家宝贝儿子没受伤后,他们才松下了一口气。


金和安迷修并不打算惊扰那对夫妇,他们正准备离开时,正厅内的那名黑衣少年不经意间将目光瞥到了这边。


“教主!”


年轻的门徒蓦然变了脸色,他连忙跑到院子中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向金行礼,他在这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说……


“在下煜岳代全家人谢过教主!”


“顺路而已。”


金当然很想大大方方并满脸笑容地说声没关系,但是人设不允许他这样做。少年暗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还是被迫摆上了自己的冷漠人设。


顺路?


若不是清楚地知道他们所居住的客栈可在反方向,安迷修可就真信了。


他悄然打量着金的面容,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这样口是心非的小教主真的是很可爱。


返回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深,原本热闹的街道此时已变得清冷,仅剩下收摊的小商贩稀疏地在街道两旁行走着。


经过方才那一闹腾,金已经有了几分睡意。


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少年掩嘴打了一个哈欠,正当他开始思索明天早上吃什么时,鼻腔中蓦然多出了一份浓郁的铁锈味。


街道上的三人瞬间停在原地变了脸色,金方才的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他们已经到了客栈前门不远处的转角处,只要再往前走几步就可以看见那宏伟的大门。


怎么回事!


短暂的呆滞后金蓦然抬步跑过转角,而就在下一秒,少年的目光瞬间凝固在了空中,一股寒意蓦然从他的脚心窜起,侵占了他身体的每个角落。


此时,那原本应该灯火通明的钟月客栈此时却是黝黑一片。微弱的月光之下,金看见了门前原本干净的台阶上已躺满了绫无教门徒的尸体!


令人反胃的血腥味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鼻腔内,混淆了少年的思绪。


海蓝色的夜幕之下,庄严的客栈之上被笼罩了一层压抑的死气,猩红的鲜血如同溪流般从敞开的大门内蔓延出来,缓缓地从台阶上滴落下来,染红了附近的一片地面。


在这片血海中,数道醒目的白影正手握长剑立足于尸体之上!


金认出了那群人正中央的银发少年——他的白袍下摆早已被鲜血浸染得面目全非,那双素来冷淡的紫眸即使在目睹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后依然是波澜不惊。


“为什么要这么做!”


『宿主大人请冷静下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切尘埃落地后,就准备努力搞搞原耽短篇,有好多心仪的cp想试试

高冷魔法使x诱惑小魅魔

情场老手x冰山直男

雪国质子x率真小皇子

腹黑妖孽师父x财迷小徒弟


我最近就特别喜欢那种又A又可爱又古灵精怪的小受

想问问大家一般都想看关于金宝的哪些情节

Q:每次我写文都只能写到2000多字,就真的很发愁,想多写一点但又不知道怎么顺着剧情写下去,所以请教一下

这种时候我就建议可以先写个大纲,确定故事走向,就是先确定好框架,在慢慢地增添修饰,这样就好啦